陆一百

用小号偷偷立个小目标

旁油,吃火龙果吗

【喻叶24h】长岛冰茶

现在是凌晨三点

*题目和内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
*OOC
*故事偏乱
*校园


再次的相遇是在一个对喻文州来说十分陌生的城市。喻文州坐在广场的长椅上看书,而他,正蹲在旁边喂鸽子。
有时候缘分就是来的那么突然,在你有所准备的时候,你等它多久它都死活不来;当你已经放弃、毫无准备的时候,它才会出现,然后给你当头一棒。


那天,伦敦的天气意外的好的不行,抬头可见朵朵白云,好的让人无处可躲。
正在他还在埋头苦思应该怎么打招呼的时候,那个人起身,拍了拍手上的残物,然后扭头走掉了,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个十米开外长椅上坐着的思考者。
在这个时候,喻文州有两个选择,追上去和叫住他,虽然效果都差不多。


每个人在念大学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个人比其他人都要特别,对喻文州来说,那个人就是叶修。
喻文州跟叶修大学同校,因为一场晚会而得以熟知的。喻文州是主持人,叶修被赶鸭子上架的赶上去弹了一首小星星变奏曲,中间错了两个音,在场的人没人知道,除了他和喻文州。
当时的叶某人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,大二的时候每天晚上都要翻校门去外面网吧打游戏,后来据说为了给他一点惩罚,就被音乐老师抓去当了“苦力”,一有晚会就把他塞上去填节目表。某次喻文州去音乐教室给老师送节目单的时候,看到了被“关在”琴房练琴的叶修。那个时候,学校琴房的隔音效果还不是很好,站的近了就能听到里面的声音。他站在门口听了一小会儿,曲子挺耳熟的,就是想不起来名字了。他抬头,透过门上的玻璃小窗,看到了坐在钢琴椅上的演奏者,他背对着门坐看不清脸,不过喻文州知道,他就是叶修。
后来他一有空就会跑到这儿来看看那个人弹琴。

当时的喻文州在大学里是学的传媒系的,而叶修是音乐系的,两个教学楼中间隔了一个人造湖。
喻文州下课了经常能看到蹲在桥底下抽烟的叶修,偶尔对视了就会笑着点下头,然后三两步走开;喻文州去食堂吃饭的时候经常能看到坐在食堂外面的石墩上,跟一只猫一起吃一盒饭的叶修;喻文州去操场慢跑的时候经常能看到在树荫底下打盹的叶修……总之这个校园里到处都是他的影子。

然后,在晚会的彩排上,他说,“前辈你好,我叫喻文州。”
“我知道你,”他笑了笑,“传媒系的喻文州。”
其实我注意你很久了,叶修前辈。
“你是主持来着吧?”
其实我一直想跟你说话来着的。
“好好干。”

“嗯。”

过了好久,喻文州下课了经常会去桥底下掐掉叶某人的烟;去食堂打两盒饭,然后去石墩上坐着等那一人一猫;会把他盖在脸上的书轻轻拿开,合好放在一旁……

在大三叶修出去实习之前,喻文州对叶修说,“我喜欢你。”
“嗯。”叶修说。
“我们…”
“我还没想好。”叶修打断了他。
“没关系,”他笑道,“我等你。”
叶修摸了摸口袋,掏出了烟盒,抽出了一根烟叼在嘴里,“别等我,我不一定想的好。”

“那我就等到你想好。”

后来,叶修实习完了之后,就直接被送到国外深造,然后他就再也没听到过任何关于叶修的消息了。直到几年后,他被公司派到伦敦的分公司,神差鬼使的拿着书到广场上去吹吹风,然后就吹出了那个他大学时代一直都在心心念念的人。
人有时候,必须得相信缘分啊。

“喻文州,我想好了。”

end.